•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抒情散文

张路达:2018的心——致外祖

时间:2018-10-10 15:29:46   作者:张路达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746   评论:0
内容摘要:那条拐弯的长河,为什么在2018年突然停止了流动?是否,历史的天空,泪水只会为曲折的人生感动。当命运勾走了灵魂,那双脚是否还会回来看望驻守在家里的眼睛。到了2018,很多东西在将要找到句号的时候消失在半路上,堵在斜月洞里默默伤感。很多时候,岁月的笑脸只会在记忆中凝固,化为血管里的......

张路达:2018的心——致外祖



那条拐弯的长河,为什么在2018年突然停止了流动?是否,历史的天空,泪水只会为曲折的人生感动。当命运勾走了灵魂,那双脚是否还会回来看望驻守在家里的眼睛。

到了2018,很多东西在将要找到句号的时候消失在半路上,堵在斜月洞里默默伤感。很多时候,岁月的笑脸只会在记忆中凝固,化为血管里的障碍,挡住血液的归宿,让肉体降温,令眼睛胀痛。当感情的洪水决堤的那分钟,生的快乐早已离开血肉,去了极乐世界。而亲情,在白色的缌麻上飘荡着。

天伦,不该成为眼睛里的泪水,虽然它也是火热的,但流到腮边的那一秒传递给人脸的是冰凉。于是,那些珍珠被风或引力从身上撕扯下来,砸到地上,摔个粉碎。

长寿把黑色的昨日拿走的同时让清晰的双眼变成云雾中的玉石,以至于整个世界都模糊不清。所以,艰难的步子再也无法丈量远方,不耐烦地身子也早就提出抗议,它收回了年少的矫健,留下的是不听使唤的零件。这些早被周围的邻居们看在眼里,让死亡的到来变成共同的推论。

八十八岁的耳朵外面隐约传进心里的声音是亲人们的担忧与疑问,但脸上的皱纹再也没有多少力气,于是,紧闭的双眼也保持静默,把稀少的力量留给手指,让它拼命去解决。

静静的房间里早没了往日的声音,它们曾经把老人的喜怒哀乐无数次地传递着,但现在和以后,消失了血色的墙苍白的容颜会看到它们在人们心里回响。

爱,以声音的形式出现也好,以颜色的形式重现也罢,它背后是亲人们永远斩不断的丝线。这些丝线正是每一个孤独的人的安慰,是每一缕泉下的灵魂的人生。它本来是一座座漂浮在苦海上面的孤岛,难以主宰自身的浮沉,却因亲情的拉扯而能够度过很多劫难。尽管难以躲避的劫难还有若干种,但曾经构成威胁的劫难因为亲情的成功协防已经转化为莫大的安慰。然而越来越重的岁月最终没有放过那座中年丧妻丧子,祖孙相伴几十年,亲眼看着亲戚们艰难度日而无能为力的孤岛。无情地扯断系在它身上的丝线,最终把它的肉身压到海底,又将灵魂在亲人的哭声面前抽掉,逼迫它踏上漫漫西行之路。这条路上风多雨多,阻挡了想要回家的念头,吹走了亲人们的哭喊。他们的眼睛看不见风雨当中是谁,但知道生前穿的是什么,离开的时候是什么装束。

数年前的棺木没有一句话,但漆得黝黑发亮的它记得善良的人做过的所有好事,正如镜子让人知道衣冠是否端正,脸上有什么表情。当白布被揭开,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大家眼前。灰黑的粉末消散在夜风中,好像要寻觅那个当年为了谋生去自贡背盐的年轻人。他俏颜上的双眼看到的苦难太多,经历的不幸数不清,却从来没有弯下腰,表现出奴颜媚骨,但他那根拐杖却没能陪伴他到人生路的尽头,因为那双皮包骨头的手僵硬了。

人们小心翼翼,告别了灵魂的肉身被像泰山那样移动的时刻,直伸着的双手双脚是坦然的。它们碰到的风雨难以数清,正如门前那片竹林里一片片青白的竹叶。它们没有被岁月改变颜色,正像曾经因为结亲嫁女得到在艰难日子里的帮助的人家心里保存着的印象。上山的那天,这些印象感动的天地。天的悲伤打湿了大地,而大地上的白花在青山上开了一朵又一朵。

花朵的旁边,地面出现彩色的墓穴。墓穴用公鸡的鸣叫声表达悲哀。很多人都来了,他们知道这里即将是他们尊敬的灵魂的安息之所。

在青山之上,所有的树木都知道以后自己有件必须要做的事情:不要让烈日打扰善良的灵魂的住所,不要让风雨再去打湿2018年的心。

2018年九月十五日,外祖父的生命停在了八十八岁,以后的岁月里,我的生命里又少了一个重要的人。那天,天空阴暗,不见日月,天地真的有良心。

我原来还天真地以为错过了八十八岁的生日,苍天还会让我给他过以后的生日,但苍天的眼里不揉沙子。那是一个多月以前,因为我在家,外祖父还说他要到我家里住一夜。我很高兴,终于能在家里又一次见到聚少离多,见一面少一面的外祖父啦!没想到我因为有事不得不提前离家,没能见到。那一面,最终成为永诀。

后悔药换不回来昨天,改变不了事实,但后悔能让人知道什么叫做珍贵。

十年前的外祖父老是担忧,儿孙们还小,而有人给他说那年就是生命的终结之时。想到慈爱的他这般伤感,我内心不禁凄凉,但却笑着说另一个人说有善行,老天会保佑这个意思,说他的寿元还很长。他内心似乎得到了安慰,再也没有向亲戚们提起。后来,预测他的人寿命终结了,他还好好地活着。直到几年以后他不小心摔伤了腿,靠在枕头上养病,帽子放在旁边,暗淡的光线充满房间,被子如波涛般起伏着。看到他那衰老的双眼,听到衰老的声音,我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再也忍不住。他看到我这样,问我怎么了。我却说不出来,只是哭。

后来,外祖父好起来了,亲戚朋友们又看到了那个走动的身影出现在田间地头,出现在他们的家里,但是健康已经大不如前,三病两痛不时光顾。衰老的力量越来越大,变得难以抗拒,并最终把活人变成了记忆。

要是时光可以倒流,起点可以回到昨天,我想回去,把外祖父的话重听一遍,把他再看一眼。如果造化真有穿越,让我再认认他的容颜。但,一切都已随风而逝,在天地之间变成了永久的想念。

那一座在苦海里颠簸了几十年的孤岛,海里的水是苦的,地下没有光线,2018年的心,会永远将你装在里面。在那里,眼泪是咸的,盐分外,必将浮起你,漂去那极乐的人间。

外祖父,过去的所有都变成了梦,但万事到头不是空,因为记忆会永远活在梦中,而梦中的人会真实地存在着。愿天堂的您安乐,不再受人世的辛苦。

我半个月以后的记忆,依然那么清晰,此生此世,我的记忆也不会模糊。泪其哀哀,心亦戚戚。



2018年10月1日星期日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