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爱情故事
  •  2018-01-17 10:21:44  阅读:2868  评论:0

    劫缘农庄

    劫缘农庄一分六十秒,一秒六十分,分分秒秒对诚志来说像冬日的雾霾,让他窒息着,压抑着,苦闷着。三流大学毕业两年了,在新一批毕业生涌进社会的各个角落时,他毅然对父亲托关系找的这份工作辞了职,这不是他喜欢的工作,可他又能找到得心应手的吗?心炽晒在夏日中烧烤着,他迷惘他沮丧他无可奈何,面......  阅读全文>>
  •  2017-12-13 06:13:24  阅读:1576  评论:0

    我是你的谁(短篇小说)

    一娟打来电话,说是有要紧事找我,一个钟后老地方见。我问她究竟是什么事,她不肯在电话里说。我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我和娟住在同一座城市,我在城东,她在城西。除了偶尔通过QQ或微信联络过几次,她和我之间已经有三年多时间没有通过电话了。至于见面,更还是她未结婚之前的遥远往事了。说来别人不......  阅读全文>>
    标签:人生百态    爱情  
  •  2017-10-31 11:04:51  阅读:2688  评论:0

    白影  

     白影  父亲做了一辈子政府机关的小主任。我大学毕业时父亲把我叫到书房。语重心长地谈了他多年的心愿——经商。原因是为生活劳苦奔波了几十年,到头来一栋小洋房也没为儿子留下。他不想让我一生中也在温饱线上徘徊。而家乡——深圳,经过三十多年的建设,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给予“人间天堂”......  阅读全文>>
  •  2017-09-28 02:43:38  阅读:1455  评论:0

    5万公里爱有多长

     5万公里爱有多长    北方的一个无名小镇上,有一个修鞋师傅,他手艺娴熟,性格豪爽,心地善良,虽然小镇上的修鞋师傅不计其数,可是,惟有他的生意最红火。除了他的手艺娴熟之外,还有一个秘密,每个月的18号,他会免费修鞋半天。&ems......  阅读全文>>
  • 爱从来不是海市蜃楼
     2017-09-28 02:38:29  阅读:2382  评论:0

    爱从来不是海市蜃楼

      许小美再一次加班到深夜,她揉了揉酸痛的颈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给自己泡了杯奶茶,站在落地窗前望出去。这个城市的夜景很美,这么晚了,依旧是霓虹闪烁,车水马龙。那又怎么样呢?这满城的万家灯火中,并没有一盏灯等待着她的夜归。    五年前,许小美得到了外派深圳...  阅读全文>>
    标签:从来  从来不  
  •  2017-08-29 22:45:52  阅读:1980  评论:0

    遗言

    (小说)酷热的七月,庄稼茁壮季节,需充足的水和养料。在乡村,鸡鸭鹅狗猪以及驴马牛羊的粪便,都是很好的农家肥料。春天播种时,与土壤拌一起,田地就会变得十分肥沃。随着秧苗不断成长,农家肥养分开始不够用,这时要用化肥。化肥好比西药,速效快而猛,可解燃眉之急。施化肥,肥要撒秧苗根部,将肥......  阅读全文>>
  •  2017-05-17 09:17:54  阅读:2123  评论:0

    秘密的陷阱

    咚咪在上岗可谓是在沧海桑田的披荆斩棘之后,毕业后到处求职再求职,一暑假在省内各个市县的教育局招生报考面试中穿梭,这个未录取,那个榜上无名,她为了生存必须咬牙再咬牙,坚持再坚持,不停地到每个市县招师中笔试面试,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远离家乡700里的一个县城的教育局的光荣栏上榜。......  阅读全文>>
  •  2017-04-07 10:48:30  阅读:1183  评论:0

    空中爱情

     我和万克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  就是那棵浓密的垂柳下,刚过完27岁生日的我,留着15岁年龄的学生头,独自一人坐在护城河的堤岸上,感受着黄昏悄悄走来。看着最后一抹夕阳浸染着微波粼粼的水面,深深浅浅的悲欢,长长短短的思绪总会在心和水融为一体的波纹上浮动。  常人很难相信,一个长相......  阅读全文>>
  •  2017-02-27 11:39:49  阅读:2644  评论:0

    撞击

        天寒地冻中年的气息渐行渐浓,刚一场大雪的天晴冷晴冷的,给雪披上寒纱。芳芯早早做了晚饭吃后收拾停当便进了卧房,丈夫开石正慵懒地斜躺在床上看电视,芳芯顿了顿还是小心翼翼地吐出了许久未说的话:“该准备年货了,买些什么好?”  “这不用你操心,我一天就把需要的买齐了。”  “孩子......  阅读全文>>
  •  2017-01-10 09:33:17  阅读:1716  评论:0

    爱在旷野上

    爱在旷野上  (1)  辽阔的旷野上,麦苗稀稀落落,寒风撩人。女孩穿着宽大的毛衣长发舞动着匆忙地走着,纱巾被风吹落,是浅兰,又是鹅黄,还是乳白……好轻好柔,她追呀追呀,风向转换,纱巾倏忽不见,女孩既没有追上,又怅然地找不着了回家的路。  这个梦不知在石川的心上晃动多少次。女孩尖下......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