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书评 > 大众评书
+

组诗的魅力-------读楚木的独酌(组诗)

2016-12-17     作者:小雪人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文/小雪人

      这次我想记录一次阅读的经历,一次读组的体会,强调歌题目的重要性.第一次阅读时因为比较匆忙,没有注意是组,因此没有看出之间的内在联系,而做了简单的理解.再读,我发现这组歌的排局布章是见功夫的.   
     组的魅力,首先在于题目的魅力.    
     一个好题目对于歌的成功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题目与内容之间不可太粘滞也不可太飘忽.粘滞会少了空间感,飘忽会对全失去统领作用.尤其,歌贵在凝练,题目有时候正是眼.     这组歌的题目在内容上没有提及分毫.  独酌(组),作组来品味几首歌的关系,就能体会作者的构思之精巧.独酌,独是什么,独实指形单影只,虚指世人皆醉我独醒。酌什么酒?酒之醇厚在于酝酿,文本在酝酿什么呢?
     组的魅力,其次在于几首歌的关联性。
     从文本看,歌在酝酿一组人性之酒,人性之刀。作者从刀的两面性来构筑一个人性的世界。作者对世间的悲与痛隐藏在歌的细节末枝。比如“我年迈的母亲/一幅粗线条的黑白插图“。   
   《晨》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母亲,是写给底层那些勤劳朴实之人。悲之起点,如母亲之类的群体只是城市的一幅黑白插图。
   《秋》正是这一黑白世间的放大的特写。
   《唤》截取村庄之败象。也许单独看,会认为是现实村庄之凋敝,但是,从整体品味,我们更能体会,是人性之花的凋敝。
   《疤》者更进一步的鞭笞和痛。老屋是村庄的一部分,网上黑蜘蛛,社会角角落落的关系之网,之黑之毒,必须去除。那疤在隐隐作痒作痛。
     
     作者在悲与痛中还是心存希望的,一组排比“也许还活着,一河的石头/也许还活着,一山的枯草/也许还活着,一田的稀泥“,是对人性的那些石头/枯草/稀泥等的一点点期望“风正举着经幡,从北方赶来——“。这时要注意《唤》的题目与内容对组整体立意的重要性。 

    好立意让歌成功一半。假如歌只有独酌没有唤起,那么,歌缺少一点向上的力量。当然,歌有鞭笞有揭示就够了,不一定要拔高。但是,假如没有向上的唤起,那么独酌的题目就真显出一种被打败的颓废和消沉了。
     
                                                     2016年11月19日                                                                                   

:独酌(组
文稿/楚木



不是砍柴的那一把
不是割稻的那一把
不是杀猪宰羊的那一把
也不是机床上的那一把
亲人呵
是你眼角的  那一把





一背篓青菜
一背篓霜
一背篓虫子咬噬的故事

小城菜市口
我年迈的母亲
一幅粗线条的黑白插图




沿河路。满地落叶
白发老人正在为它们举行最后的葬礼

路虎车被阻。它的喇叭声有股美国味儿
而老人手中的扫帚有狼毫之美

当路虎再次尖叫
我看见一枚金黄的落叶终于跳了起来
它好像吻了一下
老人胸前晃荡着的银色十字架



也许还活着,一河的石头
也许还活着,一山的枯草
也许还活着,一田的稀泥

村庄无声。鸦雀无迹。
风正举着经幡,从北方赶来——




老屋檐下的一张蜘蛛网。
蜘蛛网上的黑蜘蛛。

2016.11.13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6 歆竹苑文学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手机:15086320111 联系人:刘涵

ICP备案号:黔ICP备12003314号-1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