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故事 > 奇闻异趣
+

狐仙月娘

2018-08-01     作者:春来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康熙年间,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伴随着统治稳定,文字狱开始兴起。康熙五十二年,最震惊的文字狱南山集,残害了大批的汉人秀才,部分秀才决定明哲保身,焚烧了自己的槁。安徽宣城有一秀才,字,德,名,李世清。南山集案发生后,他的稿里面有大量的对文字狱的不满,而他本人在茶馆里大谈特谈对文字狱的深恶痛绝。因而宣城府衙要缉拿他。

是夜,他的母亲对他说,儿啊,快逃吧。逃得越远越好。他跪在母亲面前,母亲,儿子不孝,自己惹了大祸,却让娘在家收拾烂摊子儿子,于心不忍啊。儿子不走,一人做事一人承担。母亲扶起他,道,我的儿,为娘老,死不足为惜,而你正是大好年华,为娘希望你日后有所作为,时日不早,我儿快走。李世清悲痛难忍,拜别了母亲,头也不回的走了。一路狂奔。跑了大约有四个时辰。又累又饿。他喘着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环顾四周,密密的树林黑压压的把天空覆盖了。隔着树叶隐约的看到了月光。林子里不时的传来乌鸦的叫声。此刻坐在地上的李世清条件反射往后面蹭了几步。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的阴森恐惧??此地不可久留。于是,他赶快站起来,连裤子上的土都没拍,就赶快往前走。越走,林子仿佛越密。脚下树叶的沙沙沙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他不敢多想,只能凭自己的方向直觉往前走。月亮在树缝的间隙中,肆意的映射在地上的树叶上。就这样低着头一直跑,一直跑,突然头撞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上,摔了个四脚朝天。摸着自己的荷瓜,嘴里发出丝丝的疼痛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一块石碑,石碑上面写着,月满楼。再往前面看,昏暗的灯光,精致的凉亭,凉亭的牌匾上面赫然写着月满楼这三个字。此处难道有人家??

正在此时,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咕的叫着,他想都没想就走进了这座凉亭。顺着凉亭再一直往里走,是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好像看不到尽头一样,慢慢的走,一阵琴声忽远忽近。李世清顺着琴声往里走。悠扬的琴声,好似高山流水般,抑扬顿挫,又好似风雨雷电交加般,风驰电掣。好一个荡人心弦的琴声。李世清越往里走,越听的如痴如醉。当他看到弹琴的人时,更是惊呆了。

在一所装饰如此考究的四合院内,坐着一个容貌惊为天人的绝色女子,表情凌厉弹着七弦琴。纤细的手指在琴上,熟练而又豪情弹着。此女子,英气逼人。倾国倾城的容貌,身着一身白衣素服。头簪在柔和的烛光下闪闪发光。闪到了李世清的眼睛里。李世清就这样痴痴的看着,一曲终了。那位女子抬起头,看到了此时正在看她的李世清。公子,公子那位女子轻声的叫道。李世清如梦初醒,赶忙做了一个揖。小生听到姑娘的琴声,余音绕梁。打扰到姑娘,请姑娘见谅。那位女子细声细语道,让公子见笑了。公子不必多礼。

这时,那位女子细细打量着李世清。高大瘦瘦的身材,浓眉大眼鼻子高挺,唇红齿白生来一副贵人相。皮肤白皙,一身黑色长袍,外加红色马褂。手里握着一把扇子,好一个英俊的少年郎。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小生李世清,家住宣城。”“小姐芳名是?那位女子欠了欠身子,温柔的答道,小女子,名月娘,公子可直呼小女子的闺名。李世清答道,这怎么行,小生还是叫小姐月姑娘吧。”“看李公子的行头,应该是读书人,怎么半夜跑到这里来了?李世清叹了口气,答道,只因小生在茶馆大骂文字狱,所以,被官府通缉,可怜我的母亲现在肯定被官府抓了去,我那年迈的母亲怎么收的了刑狱之苦。边说边拭泪。月娘道,李公子奔波劳累,一定饿了,吃完饭后,睡一觉,明日再启程吧。

于是,他吃完饭后,很快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晨,被鸟叫声惊起抬头一看,怎么自己睡在了树林里。他拍拍自己的脑袋,明明昨天睡在屋里的,怎么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他想想后,赶忙吓的往前跑。跑了一天了,还是没有跑出这个树林,又到了晚上,他还是看到了月满楼的凉亭,看到了月娘,看到月娘后,他拔腿就要跑,只听月娘在他身后说,李公子,害怕了么?奴家是狐仙,我与你无冤无仇,我怎么会伤你。我钦佩公子敢说实话的胆量。公子不要害怕,你现在是官府的缉拿要犯,不妨就在这片林子里,白天,躲在山洞里,晚上就住在奴家这里。等过了风声,公子再走也不迟。李世清行了大礼,谢姑娘收留小生。小生定不忘姑娘的救命之恩。就这样,李世清白天呆在山洞看书,月娘晚上会把白天的饭菜给他准备好,到了晚上,李世清住在月满楼。月娘一个月的朝夕关心,李世清感激着,并爱上了月娘。

一夜,他握住了月娘的手,深情的说,月娘,我想娶你做我的妻子。月娘娇羞着道,李公子惯会说笑了。起身就要走。李世清从背后抱住月娘,我不在乎你是狐仙,哪怕只是夜晚的陪伴,我都要娶你,月娘,我爱你,此生只有你一个女人。月娘转过身子,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世清,我不能做你的妻子,我只有夜晚能陪伴你,白天我是不能见人的,这样的妻子,时间长了,你会痛苦的。李世清看着月娘认真的说,今生今世,你就是我的妻子,哪怕只是夜晚的,我也要跟你拜堂结为夫妇。

他们喝了交杯酒,拜了高堂。月娘,我会爱你一辈子的。月娘看着如此认真的夫君,心跳不敢看李世清李世清小心的捧着月娘的脸,烛光中的月娘更娇羞,他温柔的吻着月娘,越吻越激动一件件褪去了月娘的衣服,看到了月娘白皙的皮肤,女性的柔美,小心得品尝着,体内的欲望迸发出火一般的激情。他们两个此时像是漫步在云端,又像是在高傲的山峰,又像是在低凹的山谷,层峦叠嶂,一波接着一波,直到潮水褪去,两个浑身用尽了平身所有力气,相拥入睡。

快到三更的时候,月娘把李世清叫起来,相公,趁着天黑,我们去救娘。一溜烟,到了府衙大牢找到母亲后,他们带着母亲准备走。被一个正在打哈欠的狱史看到,快来人啊,有人狱了。全府衙的狱史都出来抓他们,月娘先让李世清走,自己抵抗狱吏们。李世清背着母亲一路跑,最后跑到了他平日里转的山洞里。他一直等着月娘,但是月娘一直都没有回来。

直到第二天晚上,月娘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了山洞,相公,奴家不行了,那些狱吏不会再追来了,你和安全了。我用最后的法力把你们带到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那里有花,有草,还有土地,你们可以在那里种地自己生活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把他们带到了桃花源村,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错落有致的梯田,与人和善的村庄。相公,我不行了她吐了一口血,李世清抱住月娘,娘子,是我害了你,如若不是有老母亲,我誓死与你相随。娘子,你不能走,我们还有那么多未来,你看看这一望无垠的田地,这不就是我们所向往的生活们,我耕田来,你织布~~~~”月娘此时越来越虚弱,相公,来世.....再.....做夫妻......”月娘死在了李世清怀里,化作了狐狸皮。李世清颤抖的手捧着,娘子,咱们回家。

以后每天,李世清都会把狐狸毛梳的整整齐齐的和它说话,白天耕种,晚上,抱着狐狸皮,娘子,有我在,你安心睡吧。娘子,你如一弯新月,温柔沉静。此刻,月亮正静谥的照射在李世清身上。梦中的月娘还是那一身白衣女子,凌厉弹着那首《高山流水》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6 歆竹苑文学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手机:15086320111 联系人:刘涵

ICP备案号:黔ICP备12003314号-1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