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之窗 > 写景散文
+

江南雪

2018-10-08     作者:郭禹彤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江南雪  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席卷江南大地,把整个河山田地全都掩盖了起来,如此豪雪,十多年不见了。

  人说春雨贵如油,我说冬雪惜如金。江南的气候环境决定了它轻易不下雪,即使下也是飘几朵雪花罢了。我爱雪、我恋雪、我喜雪,可常常都不能如愿尽兴。即便是2008年那场暴雪,我也只有3岁,全没了那份记忆。  

晨起,窗外已是银装素裹,白晃晃呛得人睁不开眼。从楼上鸟瞰,屋外的香樟树近乎流油的叶子托着白雪,强壮的枝条也被压弯了腰,寒风吹得它瑟瑟颤抖,雪簌簌落下犹如白色纱帐,倒也平添了几分意。院门前的那棵红果树上,苍翠的叶儿和红果子被大雪包围了起来,红果子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艳丽夺目;秋草终于无奈地被雪掩去,但有人走过的地方,小草依然倔强地抬起了头;当你一脚踩进雪里,那纤尘不染的雪已没过了脚踝,走起来真有点举步维艰。 

江南雪 百花园里,人们脚踩雪地吱嘎吱嘎响,脚印纷乱,犹如世纪的印记。到处是伫立着的堆起的雪人,孩子们的欢笑声语在园里回荡,不时划过的雪球带活了周围静谧的气氛。夹杂着缕缕幽香的清风徐来,见那竹间梅、岩石旁,灿黄蜡梅花被雪包裹着,显得那么明黄、娇小,又是那么可爱、出尘。雪,如玉屑银沙般把梅饰成了琼妃,而竹却没那么幸运。你看大桥公园里,翠竹终敌不过冰雪的重压,纷纷倒伏,但它还留有那份傲骨:待你融,便我荣!

江南雪  烟雨江南,说的是春时江南的如如画;而雪后江南,更是恍若水墨渲染的山水。那湖边的薄水冰,使得平湖添了几分朦胧。湖堤垂柳染雪,周围颇有一夜之间春风到,吹开千树万树梨花之感。雪纷纷氤氲,配之小丘明明暗暗,小道蜿蜒,心下忆“江南飘雪醉怡人,濡染素妆绝胜春。意浓浓难落笔,古风淡淡逸出尘。”江南的雪,正是画师的经典之作。

这画师不仅渲染了山水醉人景,也把当年受摧残之地变为了冰清圣地。兴国园里,那兴国塔上焦黑的残垣断壁,被雪花儿镶上了白色花边,别有一番情趣;白墙黑瓦如今似成了白墙白瓦,只是沿口饰着个黑边儿,映着梅花、镂雕,颇有几分韵味。有几女子扮古时佳人,轻莲小步,湖边弄姿,倒让观者以为穿越古时。江南之雪,纤尘不染,掩去一切丑恶、污渍,留下的只有美善、纯洁以及使人一眼千年的古风古韵!

江南雪 然你再看那农田里,都被白恺恺的雪花覆盖着,隐约可见的是那一条条呈现着黑色影子的田垅。收割后留下的稻桩子倔强地竖立在雪上,那星星点点的金黄色,把农田点缀得不再是苍白一片,似乎有了点生气。我踏进麦田,掀起厚厚的雪层,绿茵茵、水嫩嫩的麦苗儿正簇拥着雪被熟睡在泥土,正做着瑞雪兆丰年的梦呢!那田埂上,纷乱的竹叶状的鸟爪印,向着前方不规则地延伸着,只见几群小黑鸟忽飞忽落,走走停停,还在寻觅可供饱餐的食物……

雪后的江南,虽然美得醉人,但也与人不便。连日连夜的大雪,路面积雪成冰,道路湿滑。雪后第一天,江阴的医院就接诊了69个摔伤、骨折的病人。行人虽走得小心翼翼,却也有可能走不稳,来个“仰面摔”或“狗啃泥”;雪冻路难行,车辆如蜗牛般前行,也怕一刹车就来一个“飘移”;公交车班次大幅减少,每条线路仅有一班车运行;上班族无法开车,只能是徒步上班……

江南雪 夜深人静时,解放军肩扛大铲,走上街头,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铲雪通路;凌晨2点,环卫工人和义工早已到岗,忙碌在大桥下、道路上、小区里;铲雪车带着喧嚣的轰鸣声驶过,巨大的铁铲清出了前方一片开阔道路;交警在各自的岗位上,冒着大风大雪,指挥车辆安全通过……也许没人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但有记者用镜头、用笔悄悄地记录下了这一切,并告诉人们,他们是平凡而伟大的……

 雪停了。步在蜿蜒小道,观雪后的江南更是魅力四射。所见所闻,脑中咏雪的句不断浮现。“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我吟着,赏着,盼着来年再来雪。我步着,观着,在雪中驰骋,纵然是无尽的思绪…… 

江南雪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6 歆竹苑文学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手机:15086320111 联系人:刘涵

ICP备案号:黔ICP备12003314号-1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